标题123再来一次61891

記者/李佳楠 實習記者/趙雅靜

編輯/宋建華

河南“女大學生遭性侵墜亡案”一審開庭:嫌犯稱愿賠償70萬,被受害人家屬當庭拒絕

?羅貝貝生前為信陽師范學院大一學生(資料圖片)

休庭時,一位女公訴人主動找到羅貝貝的媽媽,邊說邊哭了起來。她曾找到羅貝貝的老師、同學進行調查,“挺天真、乖巧的孩子,就這樣被害了”。

8月23日,河南“女大學生遭性侵墜亡案”由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在鄲城縣人民法院一審不公開開庭審理。庭審持續了一天,案件將擇日宣判。

2018年7月16日深夜,周口市鄲城縣19歲大一女生羅貝貝,被49歲的王某文騙到家中性侵,后從16樓墜亡,尸體遭王某文伙同弟弟王某駕車碾壓,偽造交通事故現場。

庭上,王某文供述,一進屋就拉著女孩,抱著親女孩,抹胸、摸私處,女孩哭著反抗,之后女孩以方便為由去了廁所,他在沙發上睡著,等他醒來時,發現女孩已經墜亡。

公訴方認為王某文構成強奸罪,且主觀惡性極深、動機卑劣,建議從重從嚴判處。王某幫助毀滅偽造證據,建議量刑3年半。兩名嫌犯當庭道歉并提出愿意賠償70萬,遭到受害者家屬拒絕。

河南“女大學生遭性侵墜亡案”一審開庭:嫌犯稱愿賠償70萬,被受害人家屬當庭拒絕

?墜亡地點陽城福地小區及墜落后被砸凹的路燈底座 圖片/牛泰

庭審:被告稱想找個女孩玩玩

8月23日上午8點,羅貝貝的爸爸羅志杰和家人趕往鄲城縣人民法院,他告訴深一度,20多位近鄰和親戚陸續來到法院門前,“女兒去世一年了,大家都關心案子會怎么判。”

9點開庭,庭審現場僅羅志杰夫妻二人旁聽,被告人一方并無家屬出席。據羅志杰描述,被告王某文和王某戴著手銬腳鐐被押至法庭。

羅志杰說,雖然在檢察院和公安局的口供中,王某文都承認是自己騙的羅貝貝,但法院多次追問他是怎么騙的,“他的回答避重就輕,說是想找個女孩玩玩,不承認想和孩子發生性關系。”

案發當晚,羅貝貝曾三上三下王某文的車,最后還上樓進了王某文家。庭審上,檢方和律師想得到王某文的解釋。羅志杰向深一度講述,王某文辯稱,主動提出送女孩回家后,女孩自己就上車了;帶到飯店時,女孩在吧臺旁等待,后將女孩送到指定的超市旁;因為車里東西多,讓女孩幫忙拿到所住小區,自己下車后,羅貝貝就跟著上樓了。公訴機關質疑王某文送女孩回家的動機,追問之下,王某文承認,自己并不知道女孩家的地址,女孩也沒告訴自己家所在的位置。

庭上,王某文供述,一進屋就拉著女孩,抱著親女孩,抹胸、摸私處,女孩哭著反抗,之后女孩以方便為由去了廁所,他在沙發上睡著,等他醒來時,發現女孩已經墜亡。對此,羅志杰覺得很無奈,因為現場只有二人在場,沒有監控記錄羅貝貝墜亡前后過程,僅有攝像頭拍下王某文將尸體抱入車輛后備箱的畫面,檢方只能采信王某文的說法。

羅志杰告訴深一度,王某文的一位朋友曾寫證言說,王某文和妻子感情不和,兩地分居已有十余年,有找女人的嗜好。代理律師當庭質問他,王某文極力否認。

王某文的辯護人最后辯護稱,王某文沒有犯罪史,犯罪情節輕,沒有發生實質性的性關系,自己主動投案,希望從輕處理。

公訴方認為王某文構成強奸罪,且主觀惡性極深、動機卑劣,建議從重從嚴判處。王某幫助毀滅偽造證據,建議量刑3年半。對于家屬請求追加兩名被告人危險駕駛罪和侮辱尸體罪兩項罪名,羅志杰表示,因為當時未做酒精檢測,不能認定危險駕駛罪;侮辱尸體罪和被告人被指控的幫助毀滅、偽造證據罪沖突,只能成立一個罪名。

兩名嫌犯當庭道歉并提出愿意賠償70萬,遭到受害者家屬拒絕。

整個庭審持續了近七個小時才結束,羅志杰向深一度講述,在中午半小時的休庭時間,一名女性公訴人找到妻子說,她曾找到羅貝貝的老師、同學進行調查,也看到過羅貝貝的照片,“挺天真、乖巧的孩子,就這樣被害了”,女公訴人說著哭了起來,惹得妻子一陣心疼。

河南“女大學生遭性侵墜亡案”一審開庭:嫌犯稱愿賠償70萬,被受害人家屬當庭拒絕

?2018年7月17日,羅貝貝在此處上了王某文的車 圖片/牛泰

回顧:遭性侵墜亡后尸體被碾壓

2018年7月16日下午5點,已放暑假的19歲大一女生羅貝貝回到鄲城縣郊的家中。因為長途坐車,從小暈車的羅貝貝感到頭暈難受,聽到爸爸要去醫院看望胃癌晚期的奶奶,她堅持一同前往。

爸爸羅志杰回憶,到醫院時女兒仍頭暈,坐電梯時難受的蹲在了地上。見到病床上的奶奶后,女兒抱著奶奶哭了起來,“她從小是奶奶養大的,和奶奶感情比較深”。

在醫院待了一陣,羅貝貝隨媽媽、姑姑回到家中。當晚八九點鐘吃過晚飯,情緒低落的羅貝貝出門,獨自去醫院再次探望奶奶。

羅志杰告訴深一度,民警調取的監控錄像顯示,女兒出現在了醫院門口,因為找不到奶奶所在的病房,加上忘了帶手機,她最終離開醫院,卻在回家的路上迷了路。“家里新修了路,周圍蓋起了新房,女兒上大學之后沒回來過,到了晚上就不認識了”。

夜里11點多,羅貝貝仍徘徊在縣城的金丹大道上,離家不到兩公里。也就在這時,遇到了49歲的王某文。

據王某文供述,他酒后駕車行駛在金丹大道,看到走在馬路對面的羅貝貝,詢問要不要幫忙送她回家,對方并沒有理會。遭到拒絕后,王某文并沒有放棄,掉轉車頭繼續和羅貝貝搭訕。

羅志杰曾查看了部分監控,也從律師處了解了案情,他告訴深一度,女兒同意上王某文的車,希望將自己送到家附近熟悉的超市前,卻被拉到了夜市攤。女兒雖然坐下來,但并沒有吃東西,之后王某文將女兒載到約定地點。女兒下車后,王某文繼續尾隨,再次下車搭訕要送女兒回家。女兒第三次上了車,最終被拉往王某文所住的陽城福地小區,隨其進入16樓的家中,“不知道王某文到底怎么和女兒說的,她太天真了,被人騙到了家里”。

據羅家代理律師殷清利說,王某文交代,當晚喝醉酒后,在酒精刺激下,想把女孩帶回家發生性關系。

檢察機關審查查明,王某文在客廳對羅貝貝摟抱親吻、摸其胸部和私處,意圖強行和其發生性關系,遭到羅貝貝反抗。之后,羅貝貝以方便為由躲入衛生間,王某文等待過程中在沙發上睡著。凌晨四點多,王某文醒后發現羅貝貝已墜樓身亡。

之后,王某文找到弟弟王某商議偽造交通事故掩蓋真相。早晨7點多,二人將羅貝貝尸體載往一馬路邊,弟弟王某駕駛車輛對尸體進行碾壓。

羅貝貝離家當晚,家人發現她遲遲未歸,開始四處尋找。羅志杰回憶,第二天一早,聽到有女孩遭車禍身亡的消息,羅家爺爺趕到現場,確認死者就是失蹤一夜的孫女。有附近散步的居民告訴他,路面寬闊,可以清晰看到遠處,并未看到有人走過,也沒聽到急剎車的聲音,現場血跡較少,甚至沒有剎車痕跡,懷疑并不是發生了車禍。

在交警隊,羅志杰要求對女兒進行尸檢。經法醫鑒定,羅貝貝符合高墜致嚴重顱腦損傷而死亡,死后尸體被車碾壓。

河南“女大學生遭性侵墜亡案”一審開庭:嫌犯稱愿賠償70萬,被受害人家屬當庭拒絕

?父女間的信函

現狀:遺體存放殯儀館還未下葬

2018年8月27日,嫌疑人王某文、王某被批捕。2019年6月25日,周口市檢察院對王某文兄弟二人提起公訴,指控稱,王某文違背婦女意志,實施強奸,造成羅貝貝墜亡的嚴重后果,應當以強奸罪追究王某文刑事責任;應當以幫助毀滅、偽造證據追究王某刑事責任。

7月15日,羅貝貝家屬提交刑事附帶民事起訴狀,請求法院追加兩名被告人危險駕駛罪和侮辱尸體罪。

據報道,得知此事后,被告人75歲的父親說,“是我們對不起人家,現在只能給人家賠禮道歉,得到人家的諒解。”

羅志杰告訴深一度,王某文妻子曾托人向羅家轉達見面和賠償的意愿,遭到自己的拒絕,“我不可能要他家的錢,希望能給孩子抵命”。

直至一年多后的案件開庭,羅貝貝的遺體仍存放在殯儀館,還未下葬。羅貝貝去世后兩個月,羅家奶奶也離開人世。

羅貝貝去世后,羅志杰才發現,因為女兒很少在家,家中并沒有太多物品,他趕去女兒學校又帶回幾件衣服,一同保存起來。

羅志杰回憶,過年時,一下少了兩位親人的家顯得冷冷清清,以前羅貝貝都會幫著媽媽包餃子,“女兒勤快,在家乖得很,就是性格太單純了”。除夕當日,家人們來到殯儀館旁,給她帶去餃子和水果,燒了紙錢。

以前,羅志杰夫婦二人一起在建筑工地做工。如今,兩人除了照顧自家耕地之外,很少出門,妻子整夜睡不著覺,患上了抑郁癥,“做飯時經常忘記添水,把鍋燒干”。今年7月,妻子吃了大量安眠藥,幸被家人發現后搶救了過來。

羅志杰的朋友圈保留著自己和女兒的兩封信,信中女兒關心在外打工爸爸,“你在那邊怎么樣?吃得可好?住得可好?注意身體,別太累。”羅志杰回信鼓勵女兒:“相信你沒有家的庇護,也一定能處理好一切的。”

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【北青深一度】創作,在今日頭條獨家首發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